一个“富二代”的斐济投资故事

经过10多个小时的航班加上4小时时差,到达斐济,从矮矮小小的机场里出来,边宇对斐济的第一印象——“贫穷,但真的很美。”

今年才31岁的边宇,已经有三任总经理的资历,曾经成功拯救过他父亲边建光都准备放弃的公司,也曾经为追回3亿元外债,大胆许诺高额奖金给下属,一个月就收回一亿多元。

这一举措,他的父亲吃惊不已。尤其是他的父亲还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浙江天洁集团的创始人。

7月中旬,《国际金融报》记者遇见边宇时,他刚从斐济回来。正是因为边宇的突出业绩,父亲4年前命他挂帅斐济项目。

这是他在成功运作3个公司后,再次独立运作的最大项目。按照规划,斐济水泥厂的总投资要超过3.5亿元。

在边宇的办公室,背后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斐济首都苏瓦局部地图。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苏瓦的布局:“这是商业区,这是码头,这是我们的宿舍……”

毕竟年轻,有些骄傲是藏不住的:“这个投资做得挺好的。”他呵呵一笑,“硬要我说什么大的问题,我也说不出来。”

父子二人与斐济总理吃了一顿晚饭,总理对边宇拍胸脯说:“你们若是来了,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经调研,边宇决定到斐济建个水泥厂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通过一个朋友介绍,边宇和他父亲与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夫妇吃了一顿晚饭。当时中国驻斐济大使韩志强一同作陪。

饭桌上,有两个人力荐他们去斐济经商。一个是韩志强。他对边宇父子说:“我在斐济待了很多年,对斐济的印象很好。”这一句话,就让边宇对陌生的斐济有了些许的憧憬。

第二个便是斐济总理。他对边宇拍胸脯说:“你们若是来了,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

“那时候我对斐济完全不了解,只知道它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边宇笑说:“但是那顿饭吃下来,心里面就觉得这事靠谱。”

据他了解,斐济当地只有一家规模很小的水泥粉磨厂,熟料全靠进口,出产的水泥价格每吨高达1200元。而且斐济的建筑工程近年来发展很快,老百姓都想提升住房质量。建个水泥厂,不仅于民有利,而且还可能成为总理的“政绩工程”。

另一点,是斐济优良的投资环境。几年前,边宇在刚果投资过一个铜冶炼项目。一年后败北,原因就是“国家太乱”、“连个螺丝都要几美元”。边宇苦笑说:“本来赚翻天的项目,都毁在政治环境上。”

但斐济总理的饭局一来,边宇动了心。有大使“帮腔”,总理“拍胸脯”,市场前景又广阔,还有什么犹豫的?

他开始接手这个项目——查资料、写申请报告、组建团队。2010年末,应斐济政府邀约,边宇第一次到斐济考察。

经过10多个小时的航班加上4小时时差,边宇到达斐济的苏瓦国际机场。从矮矮小小的机场里出来,边宇对斐济的第一印象——“贫穷,但真的很美。”

建水泥厂,选址很重要。一开始,边宇挑中了毗邻海滨的一块土地。打地基时,问题就来了,“该地段地质只适合轻结构的厂房”,尽管前期已投入200多万斐济币,也不得不“挑了第二块位于拉米镇一座大山脚下的土地”

斐济总理亲自把他接到政府洽谈,相关政府部门也热情作陪。“只要和水泥厂相关的,基本上一路开绿灯。”边宇说。

不久,斐济政府还和边宇签订了优惠条款,包括5年免税期、低价土地租金、利润及红利自由转移国外等。

建水泥厂的头等大事,就是挑一块质量上乘的土地。在边宇看来,水泥厂的土地最好位置隐蔽,交通便利,靠近码头是上上之选。

斐济土地部的官员一听,立刻行动。他们抱来所有政府拥有的土地资料,摊在桌子上让边宇挑选,把边宇乐坏了。

经过周详考虑,边宇挑中了毗邻海滨的一块土地。在他看来,这块地相邻一条河流的出海口,码头就在旁边,无论是运输还是开采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选好土地,边宇马不停蹄地组建工程队开工。除了从天洁带去的“老人马”,边宇还从当地聘了20来个斐济工人,担任司机等职务。

“我挑选的海滨地,打到五六十米的时候还是松软的沙层。”边宇说:“这样的地质只适合轻结构的厂房,对重型设备而言风险太大。”工人问边宇还要不要往下打。边宇很为难。如果放弃,则意味着200多万斐济币可能要“白搭”。但是再一想,时间也是金钱,胶着没有好处。他折回总理办公室,又挑了第二块位于拉米镇一座大山脚下的土地。

边宇本以为这次是百分百保险,谁知一打桩,还是沙土。“我当时心都凉了。”他说。

边宇深知,再换址,成本开支吃不消。他只好赌一把,换个地方打桩。幸好这次没问题——原来山脚下的岩石层构造不太规则,只要找到合适的打桩点就可以。总算舒一口气。

塞翁失马。边宇很快发现这块土地边上的大山拥有大量水泥辅料的重要材料——火山灰。这就意味着他不必另花重金购买,只要拿铲子挖挖就行。

斐济八成以上的土地都掌握在当地土著人的手中,边宇起初出于礼貌和现实需要,与当地土著打交道。久而久之,“真的很喜欢他们的淳朴”

斐济80%以上的土地都掌握在当地土著人的手中。要开发他们的土地,或是在他们土地周边“搞活动”,都要征得他们同意。

边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之前有不少外来投资者,因为和土著人关系搞不好,都被轰了回去,他告诫自己,不能重蹈覆辙。

一开始,边宇派了几个下属“拜访”土著人寨子。一来二去,规矩摸清了,他干脆自己上阵。

他常常备几瓶红酒,买一点当地的树根(传统礼品)过去。进了寨子,先分发礼物,然后坐下来和酋长、村干部一起喝酒。

“一般酋长在中间,村干部站在两旁。我把项目的情况告诉他们,尤其是项目完成后对村子有何回报。接着,村长就会欢迎我,拿出当地的卡瓦酒让我喝。”

卡瓦酒在南太平洋群岛斐济、萨摩亚、汤加、瓦努阿图等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卡瓦酒的传说也神乎其神,斐济人把卡瓦酒盛在椰子壳中,似同甘露,并定为国饮。

卡瓦酒虽然叫作酒,其本身并不含任何酒精,与其他的卡瓦葡萄酒根本不相干。卡瓦酒是用产于南太平洋群岛(斐济、瓦努阿图等地)的一种卡瓦胡椒,取根部磨碎成粉用水调制而成的。

听上去很有意思,但边宇并不喜欢这种酒。在他看来,卡瓦酒其实就是树根碾碎后泡的凉水。

“这水又凉,也不好喝,尤其是一喝就是5、6个小时。”边宇说,虽然有时候受不了,但他没有表露一丝厌烦,“刚开始也许出于礼貌和现实需要,但后来真的很喜欢他们的淳朴。”

这种淳朴,还表现在当地人对喝酒仪式的虔诚上。卡瓦酒仪式是一种高规格礼节,饮用卡瓦酒是有一定仪式的,客人要以双手击掌三下,接过椰子壳,一饮而尽,然后将空壳还给主人,再击掌三下以示程序完成。

这种仪式在斐济部落中是最高礼节的象征,外交使节、迎接贵宾、重大庆典、欢庆节日、婚礼等重大场合都少不了它。

边宇是投资商,也是当地贵客,当然也少不了这个仪式。“他们先端上一大碗卡瓦酒,一人舀一勺。到我,我也舀一勺,喝下去,鼓两掌,说一声布拉(谢谢),村长就很高兴,说欢迎欢迎。”

有时候喝完酒,边宇还被他们拽起来跳舞。身材高大的边宇遇到这种时候就窘迫,或者靠给小孩发糖糊弄过去。到后来,边宇被村民的热情淳朴感染,也会手舞足蹈一番。

边宇说,这就是不同文化的交流。所谓公关土著,并不是国人想象的请客送礼,淳朴的土著人很高兴看到来自文化大国的中国人,对他们文化的尊敬和好感。“所以做这些事虽然辛苦,但时间长了,别有一番乐趣。”

建厂过程中,若有难处,一般都会直接打电话给斐济总理,“总理接到我的电话,立即就会想办法帮忙,很讲义气”。但有些问题总理也解决不了,比如,斐济的雨水总是下一阵停一阵,中国员工会冒着大雨作业,但斐济的员工就没这种觉悟,而且雨水会让一些制水泥的熟料受潮

打完地基之后,边宇的工程队又面临厂房盖建、设备安装、试生产和竣工验收几个环节。这时,困扰边宇的第三个问题又来了。

“这里的雨总是下一阵停一阵。本来工人一天可以干10个小时,现在什么都干不了。”边宇苦笑。

有时,来自天洁的中国员工会冒着大雨作业,但斐济的员工就没这种觉悟。边宇说,看着他们偷懒躲雨,心里也会冒点小火。

雨水造成的问题还不止这么点。由于工期拖长,从国内运来的熟料不得不长期堆放在厂房里受潮。等用的时候,这些受潮的熟料都黏在泥磨机上面,结成块。

一开始,边宇动员工人把结块水泥清理掉,劳神费力。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用烘干机把潮湿的熟料先烘干,再上磨机,效果不错。

比如,安装设备时,他发现斐济生产的吊机承重力不够,没法吊大型设备。他考虑之后,一方面更改设计,让设备变矮变小;一方面在当地找大型吊机。

要在斐济当地找人找物,他一般都会直接打电话给斐济总理。他说,“总理接到我的电话,立即就会想办法帮忙,很讲义气。”

尽管工程繁忙,边宇也不忘“回报”斐济政府的支持。他常常请斐济的政府官员吃饭,送些红酒之类的礼品,巩固往来。

比如,斐济人喜欢打橄榄球。边宇灵机一动,花1000多斐济币赞助了一支橄榄球队,球衣上印有“天洁水泥”,就像打活广告一样。

还有几次,边宇给斐济的政府官员赠送印有企业Logo符合当地传统的布拉衫。结果土地部的政府官员进进出出都穿着天洁的“工作服”。想到那个场面,他忍不住笑起来。

这些“公关”策略的效果让边宇觉得满意。有一次,天洁斐济的车子超速。当地的工作人员本来已经拦下他们的车子,后来看见他们衣服上的“天洁”字样,马上挥手放行。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有什么特权之类的。”边宇说。到了项目后期竣工验收阶段,由于中斐两国设计标准不同,好几次因为几个小细节无法通过审查。

按计划,斐济项目总投资为36755万元,但是实际成本就比预算要高出50%左右。销售策略是把价格定在稍稍低于对手的档次。从目前来看,市场接受度还令人满意

在项目早期,边宇和他的团队制作了一份经济可行性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斐济项目总投资为36755万元。其中,将近一半用于设备及实物投资。

这么大的投资,收益如何?据事先的预测,进入斐济的第一年净利润就可达3492万元,在投产期第6年时达到将近9000万元的平稳状态。

但在采访中,边宇对这一预测的数据并不太重视。他抛开这些数字,直白地掰起手指。“我们的短期目标是今年年产6万-8万吨,明年到达10万吨,长期维持在30万-40万吨左右。每吨水泥利润200块钱。”

之所以要抛开这些预测,边宇说,在海外投资,实际情况相对于书面计划“有很多变动”。比如此次投资,实际成本就比预算要高出50%左右。

“之前我们盘算得非常乐观。”边宇说,“2014年初投运,算下来一年多就可以收回成本。但实际上我们走了很多弯路。另外,我们的产品进入市场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要完全打开市场,短时间内还做不到。”

不过,边宇对自己产品的市场前景还是十分看好。他告诉记者,斐济有一项保护当地企业的税收政策。即斐济当地能制造的产品,如从国外进口要加征30%关税。这意味着当地百姓如果购买进口水泥,则要多花一大笔钱。边宇判断说:“基本上,来自国外的竞争都能扫除。”

从国内竞争者来说,斐济当地原有一家小型水泥粉磨厂,但是天洁水泥公司的成立已经打破了市场垄断,迫使对方降价。

边宇说,由于对方使用的是进口熟料,价格难降。自己的策略是把价格定在稍稍低于对手的档次。从目前来看,市场接受度还令人满意。

边宇说,这条水泥生产线万吨左右。“三四十万吨在中国来说不是个事儿,但在斐济就是很大的企业。”

边宇打算在占领当地市场后,进一步开拓出口市场。他兴奋地告诉记者,巴西的客户已经“找上门了。”

边宇才30出头,经过海外投资的洗礼,显然已趋成熟,“国外的事和中国不同,一定要好好研究要投资国情况”,用人“还是自己人可靠”,做事时“不要纠结,不要胡思乱想”

如今,天洁水泥的生产线项目不仅已经投产,一系列新项目也在筹备中,比如螺纹钢投资、矿产开发等等。边宇还打算把之前不得已弃用的海滨土地用来开发房地产。

边宇告诉记者,斐济是个投资天堂。除了建材行业,娱乐业、建筑业、海水养殖业等行业都有待开发。在斐济做小本生意的中国人也比比皆是,“比较方便”。

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国外投资,往往觉得哪里都是问题,哪里都不顺。但是有几个关键的点,必须是对的。

边宇总结了三点:首先是项目。项目是第一位的。如果回报率不确定是不行的,而且必须是高回报率,要比国内高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样的项目才值得做。其次,当地环境也很重要。包括治安状况、法律法规、政治环境、语言、民族文化。简而言之,就是看他们从政府到百姓对外来投资者的态度,尤其是对中国人是否友好。再者,带去的团队很重要,一定要带贴心的人。

对于这一点,边宇特别有感慨。边宇是一个受了现代管理教育的人,总觉得搞家族企业的老一套,肯定不长久。所以还是希望走职业经理人的路。谁知道一开始,他就错了。

边宇告诉记者,刚开始他带的一名下属私心有点重,“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的腰包。不仅给我们浪费了不少钱,自己还做小生意捞外快。后来没办法了,我只好派个自己人顶替他。”

边宇口中的“自己人”,是他的妹夫。原来是个教师,现在由边宇指派在斐济接管公司的事务。边宇叹息一声:“转了一圈发现还是自己人可靠,真是没办法。”

边宇对记者说,即使这些条件都具备,在海外投资还是会遇到一连串的麻烦。“国外的事和中国不同。从税收制度到审批程序,从财务制度到环保要求,都不一样。连材料上面的一些小细节,审批起来也是这个不合格,那个不合格。”他说,“惟一能做的就是沉下来,好好研究要投资的国家,把当地的情况吃透。”

说这线出头,但经过海外投资的洗礼,边宇显然已趋成熟。他说,自我调节不仅适用于海外投资,也适用于在任何地方打拼的生意人。

“有几次我让家人过来玩,我就带她们晒晒太阳,看看大海,什么也不想。”边宇说。

习三农三字经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