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安哥拉弄公用电话从安哥拉向国内打电话挣了不少的钱

当年刚到安哥拉的时候,安哥拉的通讯还是十分的不发达,信号也相当不稳定,在“桑谷”工作时打个电话都经常掉线、没信号,接电话就更别想了。有的时候为打个电话要跑到在工地坐施工电梯上十几层楼上才行。

就这样的通讯网络,在安哥拉本地打电话、通讯都成问题,那往国内打电话就更别想了。为了逢年过节能与家里联系上,当时有人用“*金卡”,拨号相当复杂,并且还要付安哥拉当地通话费、香港转接费什么乌七八糟的一大堆费用。不光贵,通话质量还不好。

由于好多人不会用QQ(就是会用也连不上网络),普通的工人打给家里打电话就成了问题。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了一个软件叫什么“*里通”的,打国内电话就一毛钱一分钟,挺便宜的,我就下载安装了,一时间好多人找我借电话给家里打,紧说不要钱慢说不要钱,他们在走的时候都给扔下3百2百宽扎的,嘿,还能挣钱哟?

于是有聪明人(是个电工)跑过来问我怎么弄的,他有电脑,于是他买一个图二里的那种网卡,在给网卡充上值后,又弄一根十米的USB把网卡绑在钢管上伸到半空中接收信号,我帮他下载了软件,他让家里给软件充好值后就开始了摆摊。

他开始大肆宣传自己开办了公用电线块钱的样子,“*里通”软件一分钟收一毛钱,关于网络费好像没办法计算到分钟,因为是按流量来计算的。

好家伙,有了公用电话一时间消息就传遍了,大家奔走相告,相约晚上下了班就过来给家里打电话。于是每天到这家伙出摊的时候好多人都去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汇报一下自己的成绩,家里也说着各种喜事。嗯,两边都是报喜不报忧。

附近公司的人也过来打电话,给门卫说好话、递烟,就为了能进来打个电话,听一听久违的声音。但安哥拉与国内差七个小时,安哥拉晚上的七点就是国内时间的第二天凌晨,有的人打电话响半天没有人接,有的人家属一看号码就直接挂了,嘿,这警惕性还是蛮高的。

打通电话后有哭的,有笑的,有说黑人长得真黑的,也有不知道说什么的。当有人说自己在这里挣了很多钱马上就要打工资回家了,叮嘱家里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给孩子买衣服不要细着、生活上不要省钱时引来了一堆人的鄙视,谁不是拼了命地干活?谁挣得比你少了?当告诉家里说电话费挺贵先挂了后,这精壮的汉子搓着满是茧子的手一脸谄媚略带傲气地对大家说:我这么告诉家里是让他们放心……切,就你这一副汉奸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恶心,不过他这个说辞好像很不错的样子,1米68的身材在昏暗的灯光下竟然显得很高大了、影子也拖的很长……于是大家都这么给家里交代着说了……

每天晚上这家伙能挣5000多宽扎,按2012年的汇率就是50美元,相当于400多人民几点,这丧尽天良该遭天杀的奸商。

经不住金钱诱惑的我再三琢磨后也摆摊了,是在过年的时候摆的,每一次摆摊就从安哥拉时间的大年三十早上九点一直出摊到了大年初一的早上,好家伙,全公司800多人再加上外面公司的人,生意火到要排队的……那会公司里有七八个这样的公用电话,生意差的这一天都挣了3、4百美元。

再后来,渐渐地就有人开始装微信了,随着微信在人群中普及公用电话的生意也就终结了。

科技改变了生活,联通了天涯海角,由于有了各种软件,不管在世界的各个地方都能和家里取得联系了。

生活中也许有许多的风风雨雨,当孤身一人远渡重洋来到这异国他乡忍受寂寞,这大概就是男人身上的责任吧。可不是管怎么样,我相信谁都可以在无奈的逆境中自我疗伤,找回那个曾经的年少阳光的自己,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永远闪闪发亮。加油,兄弟。狐仙2021.9.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